双11没到,快递已经掐得一地鸡毛

  • A+
所属分类:明星体育

来源:南风窗

作者:姚远

全网交易额4101亿元,仅来自天猫的包裹就有12.92亿件,这是去年双11的两个重要数字。

今年,人们期望着这个数字会更高。

这是电商零售业的狂欢,也是物流业的盛宴,大小快递公司,早已磨刀霍霍。

刀不是捅向猪羊,而是捅向端着碗准备分猪肉的人。

10月19日,韵达在内网发布了《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正式封杀极兔速递。据悉,此前申通、圆通也已发布类似通知。

这像是“通达系”对外来者的一次“围剿”。

然而,日子不好过的不仅是极兔,在整个中国物流网络的血管末端,网点倒闭,快递员罢工、集体辞职的消息不断传来。

尽管各快递公司均对罢工事件予以否认,但在抖音、百度贴吧上搜索关键词,包裹在网点无人分拣的消息和图频比比皆是。

天昏地暗的厮杀

2019年,中国共送出635亿件快递,快递业市场规模达7497.8亿元。据估算,未来5年仍将保持20%的行业增速,每年递增约100亿件。

疫情加速了这个趋势。

前不久,10月18日,在今年”双11”、双十二等年底电商节来临前,我国快件业务量已达600亿件,与去年总量几近持平。

从数据上看,行业蒸蒸日上,一片光明,但只有局中人知道,行业内部过的是什么日子。

快递行业目前处于微利甚至无利状态,原因在于越来越高的市场集中度,和越来越激烈的市场争夺战。

自1月份疫情爆发以来,一方面,线上消费猛增,物流需求旺盛,另一方面,全国公路免高速费,叠加油价下跌,快递成本下降。

焉知,带来的却不是利好。需求暴增刺激了各大快递公司争取市场份额的野心,进而引发一场近乎惨烈的价格战。

一位从业者以为,这甚至可以称作“价格屠杀”。

韵达股份9月份的经营指标快报显示,每份快件单价收入仅2.15元,同比下降31.31%。圆通速递的这两个指标分别是2.18元和20.38%,申通是2.18元和22.70%。

就连走高端路线的顺丰也未能幸免,9月顺丰速递快件单票收入为18.47元,同比下降了15.16%。

低价恶性竞争让行业深陷泥淖。

派一单赔一单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同比增长22.05%,然而,快递业务收入同比只增长了12.57%,而2019年上半年业务量和业务收入的增速分别为25.7%和23.7%。

对比来看,今年量收结构的剪刀差明显扩大,以至于陷入怪圈:业务扩大了,送的快件更多了,收入却不见长。

以义乌为例,这里是享誉世界的小商品集散地,也是快递价格战的“中心战场”。据《金华日报》统计,中国占全球快递业务量一半以上,浙江省占全国快递业务量的1/5,而义乌占浙江快递业务量的30%。

“得义乌市场者得天下”,成为了业内共识。

往前追溯,义乌的快递价格战最早于2013年由百世汇通的“均价销售”战略引爆。低价竞争如潘多拉魔盒一般,一旦开启,魔鬼就再也关不回去。

2013年6月时,义乌每单快递均价为6元。此后,价格开始以平均每年0.6-0.8元的速度递减,直至2019年,最低降至1.2元,跌破了成本底线。

迫不得已,2019年7月,各大小快递企业负责人汇聚义乌谈判,达成共识,最低单票价格不得低于2.2元,这才暂时休战。

今年,战斗被重新点燃,并被推向新的高峰。

3月,在义乌快递黄牛群出现了一条信息:“快递8毛起,欢迎联系。”简单9个字,却弥漫着浓烈的硝烟味。各家公司纷纷下场,义乌快递均价从1月份的3.41元,跌至8月的2.91元。

义乌市快递行业协会一位负责人曾对媒体透露,一件发往江浙沪的快件,人工、网络和材料成本无论如何都超过3元。可见,在低价竞争之下,来自义乌的快件,派一单,赔一单。

对参与血战的快递企业而言,义乌像一个不断失血的伤口,需要全国网络的其它部分抽肥补瘦,补贴成本,集体死撑。

目前为止,没有赢家。

少罚多得

快递便宜,按说消费者会从中获益。然而,不但没有,还送来了苦恼。

你一定能体会到这种强烈的变化:四五年前,快递还会送货上门,如今,除了顺丰和京东等自营速递,其他包裹基本都会丢在驿站或者代收点,自取。不少人会为此投诉快递员,投诉网点,但收效甚微,不再送货上门的普遍趋势无可逆转。

原因很简单——前面说过,快递业务逐年快速增长,快递员们实在忙不过来了。

“最后一公里”自取,是不是就解放了快递员呢?

No!他们也是受害者。

单件快递价格下跌,往末端传导的结果,就是快递员每天要负责的快件越来越多,单票派费却越来越少。

以往送货上门,一单挣1元,随着部分地区派费不断下调,一单挣8角,甚至4角,如果再不想方设法节省单件投递时间,完成不了业绩,那就更要命——罚款。 

福建省某县快递网点负责人“大何”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一名快递员希望月收入6000元,以一件8角钱计算,扣除必要的短信费、电话费和罚款支出,他一天至少得完成300件派送。一个电话30秒,300个打完3小时,送货上门,一次上下楼至少5分钟,根本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要么无法完成业绩,被公司罚款,要么不送上楼,被消费者投诉,再被罚款。“大何”总结,其他行业是多劳多得,而快递行业是少罚多得。

快递员们进退两难,处于极其矛盾的境地。

快递巨头价格战让利析出的成本,连带着服务质量下降所引发的消费者不满,最终都转嫁到网络末端的快递员身上。

一位有8年工作经验的中通快递基层网点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前一天派4000件快递,现在要派6000件才能和之前的收入持平。压力越来越大,他打算“干到年底撤了”。

在百度快递员贴吧里,不乏对派费下调的抱怨,以及对作为基层员工如何表达抗议的讨论。

得出的结论大都消极,一言以蔽之:“中国就是不缺人。”你不干了,总能找到人干,于快递公司来说毫发无损。

尽管如此,瓦解和抗议仍在发生着。

今年以来,有公开报道的快递网点罢工23起,未见诸报端的更数不胜数。打开抖音,搜索“快递罢工”关键词,你会发现不同地方无人分拣的包裹堆积如山。

那么,你的快递还能收到吗?

据记者观察,快递员集体辞职和网点停转的情况主要集中于中西部地区二三线城市,加盟商所属公司主要集中于竞争较为激烈的“通达系”。公开报道也证实了这一点。

3月,湖南、河南、江西等地快递加盟商发布联合声明,因派费下调,无法周转,决定暂停快件的揽收和派送。

4月,河南省潢川县数家通达系加盟商声明,因派费降至6角,经营压力颇大,决定从17日开始停止工作,并不接受总部对其延误、投诉情况的一切罚款。

6月,湖北永州地区韵达快递加盟商暂停运营。

积少成多,涓流成河。

毛细血管的末端不断失血,对再庞大再健全的机体来说,久而久之都会构成致命的伤害。因为,快递业的生存之本在于网络,网络的生存之本在于末端,在于一个个网点,在于每一名在职的快递员工。

业务量暴增,企业和员工的收益却在暴瘦,值得吗?

别忘了,医生总是提醒人们,如果短时间内体重暴跌,那就得高度警惕了。

牺牲人,不应该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之所以频频出现快递员离职、网点经营困难的现象,一方面是网点业务量增加,但利润在下滑,另一方面是快递行业出现了新的外部竞争者。

比如那只被万炮齐轰的兔子——极兔速递。

极兔,2015年成立于印尼,去年9月开始布局中国市场,来势汹汹。极兔被称为快递界的拼多多,不仅在攻占下沉市场的策略上与拼多多出奇一致,在“通达系”被阿里巴巴入股,京东自建物流网络的市场环境里,拼多多确实也是极兔主要的业务来源之一。

极兔速递寄生于通达系网络,野蛮扩张,奉行价格战的打法,让其他电商巨头们警铃大作。因为极兔把手伸向的是最后一块尚未瓜分殆尽的蛋糕——下沉市场。

连顺丰和京东这两个高端配送品牌也在觊觎这块蛋糕。两者于今年组建的加盟制快递在全国起网,主打低价物流市场,分别是顺丰旗下的丰网速运,和京东系的众邮快递,令“通达系”腹背受敌。

在如此格局中,为争夺市场,价格战几乎是无可避免的竞争趋势。

用最近很火的一个词形容,快递业的“内卷”之激烈,已达到“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程度,“卷”无止境。

再想想最终是谁在为“卷”付出代价。

10月20日,国家邮政局召开2020年快递业务旺季服务保障动员部署会议,要求切实保障服务质量和末端网络稳定,严格守住安全发展的底线,杜绝价格战和刷单问题,把质量“双11”落在实处。

与往年强调确保全网不瘫痪相比,今年“双11”,国家邮政局更加重视末端网络的稳定,重视快递业务的服务质量,杜绝低价竞争,引导健康发展。

尽管物流行业的数字化管理愈发先进、便捷,但它依然是一个需要大量人力资源来“打通最后一公里”的行业。良性的商业竞争,绝不应以牺牲人本为代价,挤压一线员工的生存空间。

其实快递员们的心愿很简单,正如一位从业者在贴吧的留言,他想的“无非是挣点辛苦钱,骑车送件一路安全,努力让自己活的好点”。

仅此而已。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